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恐惧的力量

天下1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天下熙熙皆为利来、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

    林尘不会再没有报酬却费力的蠢事!做这种事,完全没有任何意义!因此,林尘需要报酬!而现在,林尘要的报酬就很简单:军权!“我要你们兔耳族一半的军权。”

    林尘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樱兔先是沉吟片刻,然后点头:“林小友的要求,我也不是不可以答应,但是,帝王剑只有一把,而且如今帝王剑已经认主,你让我该如何分一半的军权给你?”

    一把帝王剑,掌控兔耳族全部的军权!如今,这把帝王剑已成樱小兔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因此,分军权,是不可能的!樱兔嘴上说的倒好听,但是,她就是一个老油子!但没想到,林尘却是仍然淡淡一笑:“这很简单,把帝王剑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尘朝着樱小兔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樱小兔微微皱起柳眉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黄金宝座之上的樱兔。

    后者并未阻拦,反而螓首轻点,示意让他照做。

    樱小兔很不情愿的将帝王剑递给林尘。

    两人擦肩而过之时,樱小兔狠狠的瞪了林尘一眼,说道:“没想到你这人竟然如此之贪!”

    林尘淡然一笑: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此乃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真是看错你了!”

    樱小兔气得嘟起小嘴,冷哼一声,背对林尘,不再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眼不见心不烦!林尘不以为意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其实,林尘这样做,并不是贪,而是别有打算!不过,林尘也并不打算解释。

    就让她先误会着吧!早晚有一天,真相水落石出,她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!再说了,林某人一生之行事,何需向他人解释?

    !帝王剑很轻,拿在手中犹如一片薄纸,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力量。

    林尘随意挥动一下。

    唰!一道剑气自帝王剑之中爆发而出!瞬间,以林尘脚下的大地为中心,一道笔直的裂缝凭空出现,瞬间蔓延至十多丈之外!“确实是把宝剑。”

    林尘颇为赞许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樱兔那温柔似水的声音自前方传来:“林小友,你打算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林尘淡淡一笑,右手拿着帝王剑,左手却是手掌一翻,顿时掌心之上,黑气凭空出现,一股极其阴邪的气息,犹如十月寒秋,在这大殿之中蔓延开来!这一刻,整个大殿的光芒,都在迅速暗淡!“哦?”

    樱兔额前的长发,被缓缓吹动,她的双眸微微眯起,眼睛之中掠过一抹诧异之色!与此同时,林尘再次淡然开口:“帝王剑乃操控兔耳族军权之兵器,虽至高无上,但也有弱点,那就是它的创造者实力太弱,以至于它本身的等阶,同样极弱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林尘左手上空的黑气,突然迅速凝实,化作一把黑色匕首,而在这把黑色匕首周围,则是有着黑色雷电奔腾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!轰!一股极其可怕的阴邪气息,自这把黑匕之中爆发而出,携带着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带黑色气浪,弥漫整座大殿!大殿之中的光芒急速暗淡,本是灯火通明如白昼,如今却已变成日落西山黄昏傍晚!林尘没有丝毫废话,左手一竖,朝着帝王剑隔空一劈。

    而他左手上的黑色匕首也是猛地一竖,而后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,犹如弯月一般,重重砍在帝王剑的表面之上!“叮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尖锐的爆鸣,帝王剑开始剧烈颤抖,那被砍击的表面之上,也是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黑色印记!樱兔瞳孔微微一缩!因为在她看来,林尘是要毁了帝王剑!但是,最终,帝王剑并没有被毁,甚至表面连一丝裂缝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,其表面,却有一道黑色印记,拇指粗壮、食指长短,犹如亘古不变之存在!赫然便是妖刀村雨砍出来的痕迹!在樱兔与樱小兔两人惊讶的注视之下,林尘右手握着帝王剑,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将其举到最顶之时……轰!璀璨的金光,以林尘脚下的大地为起点,冲天而起!狂风犹如浪潮一般在这大殿之中席卷,樱小兔本就身子轻,身体瞬间被吹飞三四丈!她瞪大美眸,极其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!不仅是她,就连一向沉稳淡定的樱兔,也是猛地站了起来!……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外界。

    七八人正悬浮在天空之上,彼此不语,似乎正在等待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……轰!一道璀璨的金色光束,自下方的千丈深沟壑之中爆发而出,直入云霄!七八人都是吓了一跳!怎么回事?

    怎么又来一道?

    难道下方有两座传承?

    还是说,有两人继承了一个传承?

    七八人都是愣在原地,面面相觑!……这次的金色光束,来的突然,去的也快。

    几十个呼吸之后,金色光束消失不见,席卷在大殿之中的狂风也是逐渐平息。

    林尘那一头被吹起来的长发,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他掂了掂手中的帝王剑,然后将其扔给樱小兔,说道:“完事了。”

    樱小兔急忙接住帝王剑。

    帝王剑表面,那道黑色印记仿佛可以亘古长存!樱兔已经重新坐在宝座之上,她的双眼眯成一条缝,盯着林尘说道:“没想到,三大妖刀之一的妖刀村雨,竟然就在你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。”

    林尘不以为意地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的妖刀村雨,应该并不完全吧?”

    樱兔又是问道。

    林尘回答道:“虽不完全,但是已让帝王剑产生恐惧,从此之后,这份恐惧将伴随帝王剑亘古长存,永远消磨不掉、挥之不去!”

    “林小友,不得不说,你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樱兔先是沉默片刻,最终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多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林尘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驯服动物的方法有两种。

    一:与它亲近。

    一旦搞好关系,它就会知道你不会伤害它,从而自然听你的话。

    二:让它恐惧!将这份恐惧埋在它的骨子里!看到你,它就会吓的直哆嗦,以至于不敢不听你的话!而如今,这把帝王剑,也是同样之道理!林尘使用妖刀村雨,差点就把帝王剑毁了!帝王剑当时肯定害怕极了!而那道黑色印记,便代表着帝王剑对妖刀村雨的恐惧!只要这道黑色印记不消,帝王剑将永远恐惧妖刀村雨,以至于不敢不听妖刀村雨的命令!而作为妖刀村雨的持有者——林尘,自然便有资格使用帝王剑!这,便是恐惧的力量!